弹花匠谭明杰:单手奏响生命最强音 - 名商访谈 - 中国商务新闻网企业品牌

名商访谈 > 正文

弹花匠谭明杰:单手奏响生命最强音

2018-05-17 16:49:24 | 来源:中国商务新闻网企业品牌 | 编辑:
0


  背上一弯弹弓,手持弹花棰敲打弓弦,把棉花拼成方形,再用一条牵纱篾拉线、一张磨盘磨压,一床棉絮很快渐显雏形,这就是儿时印象中的弹花匠。

      10月10日,记者来到巴东县溪丘湾乡溪丘湾村四组,走近棉花匠谭明杰。顺着新修的通村水泥路直下,一栋两层厂房顶上一块“豪洁棉絮”字样招牌格外醒目。不见弹工的“老四样”,只有弹花机、揉棉机、轧花机等现代化棉絮加工机械排列在加工车间。

  “最近订单一个接一个,几乎天天加夜班,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。”在弹花机前,谭明杰口戴口罩、身穿工作服,把一块块旧棉絮喂入机器,一朵朵白如雪花的棉花从出口飘了出来。他说,只要机器不歇班,一天加工六、七床棉絮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  偌大一个300平米的厂房,却只有一个人,老板、工人、销售员,谭明杰自夸自己是个“多面手”。一个人办一个厂,谭明杰依靠的却是一只手。

     谭明杰出生在溪丘湾乡白湾村,父母憨厚老实,出身贫寒的他小学未毕业便辍学,跟从兴山弹匠师傅张举志学艺。年仅13岁的谭明杰身材瘦小,身高不足1.5米,背上弹弓的下端几乎触到地面,举起弹花棰都显得很吃力。几天时间的练习,胳膊肿得像馒头一样。
 


     苦,谭明杰从不喊出口。苦练十个月,谭明杰弹功日臻娴熟,背上一把弹弓自谋出路。加工一床棉絮5元,一个月加工20余床,谭明杰的“月薪”很快突破三位数,而在当时,一个民办教师的月工资才30元。

     “我一定要开一个棉絮加工厂,干出一番事业来。”虽收入可观,但谭明杰始终没有忘掉藏在心中的创业梦。就在15岁那年,谭明杰母亲因病去世,和父亲、妹妹相依为命。每个月的工钱,他全部贴补了家用。

     不做亏心事、不说谎话,谭明杰把师傅赐予的“真经”外化于行动中,业务也从周边村落延伸到了神农架。1997年,他用积攒下5000元的工钱购置了一台弹花机,开动机械弹花、揉磨,自己则在一边轻松搭把手,同样加工一床棉絮节省了一半体力和时间。“为了这台弹棉机,我做梦都做了6年。”摸着到手的宝贝,他兴奋得都睡不着觉。

  谭明杰坚信这样一句话:越努力,越幸运。说干就干,谭明杰在集镇租了房子,安装机械,调试生产线,棉絮加工厂很快拿下了第一单。一床旧棉絮,外加17元加工费,就能换回一床新棉絮,谭明杰的生意经戳中了市场看点。

  生意火了,谭明杰的野心也大了。2004年,他购置几台新式棉絮加工机械,从配花、弹花、成型、拉线、揉磨五个环节,均可在流水线上串联式完成。但惊心的一幕却发生了:在开机时,机器底板卡住了棉花,他在伸手拨弄的刹那,右手带进了齿轮,当场绞得粉碎,在医院被迫做了截肢手术。

  失去了右手怎么去闯荡?躺在病床上呆呆望着天花板,谭明杰陷入了绝望。“身残志不残,梦想不残缺,人生追求就不会有遗憾。”好友的一句话,猛地惊醒了他。

 

 


   “我还有另一只手,奇迹还会发生。”谭明杰暗暗告诫自己。带徒弟把工厂规模做大,谭明杰开始走“传帮带”模式培养新人,一连带了40个徒弟,但都拿了工资,卷铺盖走了人。富了技术,穷了思想,他认识到了这样一个残酷现实。2006年,妻子也和谭明杰离婚,带走了女儿,留下他孤零一个人。

      一个完整家庭的破裂,这只是不幸的开始。2009年8月,开着面包车在往小龙村送棉絮的途中遭遇车祸,车子损坏报废;2010年2月,机器弹花时绞断了左手食指;2010年12月,一场火灾把机器、棉絮化为灰烬,损失10万;2011年在马家垭租房再开厂,2012年8月的一场火灾瞬间让复活的梦想破灭。

  都是“火”惹的祸,谭明杰痛定思痛总结了这样一条定律,他寻思建一个标准化的棉絮加工厂,让“火”无机可趁。2012年底,在溪丘湾村四组,谭明杰买下了一块土地,历时两年时间,把一个小山包变成了一个面积300余平米的厂房,生产车间、仓库、消防池、灭火设备一应俱全。

   “把各个分区布局分散了,火灾风险也降低了。”谭明杰从痛点中找到了突破点,颠沛的创业梦渐渐走上了正轨。在一本厚厚的订单本上,谭明杰一一清点交货记录。“最近一段时间连续接了几个大单子,光农村福利院就订了285床棉絮,基本上天天在赶制订单呢。”说完,他的脸颊上挤满了笑容。

 


 

 

  农村旧衣服床单多,老百姓都当废品扔掉了。如今,谭明杰学习了一套废旧棉布加工毛毯的技术,把棉布粉碎加工成棉花,经过褪色、漂白、烘干、提炼纤绒等十个工艺流程,10斤废旧棉布就可加工成一床毛毯。

  “这毛毯摸着很舒服,废旧衣物变废为宝了呢。”曾家岭村的严凤虎一口气订了27床,对废品循环利用的新模式也是大加赞许。

  一个月加工200床棉絮,一年20万产值,谭明杰笑称这是一场悲剧折腾出来的喜剧。

      两场火灾、两次受伤、一场车祸、家庭破裂,一次次劫难考验着谭明杰的创业梦,但这个“不倒翁”用一只手奏响了生命最强音,用坚持、坚强、坚毅诠释了“身残志坚”的创业精神。

  “棉絮加工市场前景很好,我要把这个产业做成一个百万产业,注册产品商标,对产品进行设计和包装,让豪洁棉絮加工厂成为溪丘湾一个实力派企业。”谭明杰信心满满地说。


  

相关新闻

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:

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中国商务新闻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。

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(北京总部)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,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,并不能给予答复、解决。

联系方式:

总网手机:18500026426(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)

总网固话:010-58360287、58360324

总网邮箱: comnews2015@126.com